DeFi运动启蒙项目 MakerDAO的雄心壮志和残酷斗争

链闻ChainNews /2019-10-10 17:37:34/ 分类:热点/阅读:
残酷斗争中的 DeFi 即将迎来它的辉煌时刻,这是加密技术的下一个篇章。 ...

彭博社记者 Alastair Marsh 希望撰写一篇文章向传统金融行业的精英们介绍去中心化金融(DeFi)世界人们的野心、希望和冲突。他说,DeFi 世界的人们希望重新构建金融服务业的雄心壮志既是狂妄之梦,也是天才之想。于是,他深入采访了 MakerDao,并撰写了这篇报道。

不过,这个故事除了 DeFi 的雄心大志,更有冲突和斗争,也显示了「去中心化世界」中各种实践所面临的种种挑战。

MakerDao 目前是 DeFi 领域最大的项目,被普遍认为「启动了 DeFi 运动的项目」。10 月 9 日,MakerDAO 创始人 Rune Christensen 在以太坊开发者大会 Devcon 5 宣布,多抵押 Dai (MCD)将于 11 月 18 日正式推出,多抵押 Dai 将给 Maker 协议带来很多新功能,包括 Dai 存款利率 (DSR) 和更多的抵押品类型。待到 MCD 正式推出,将成为 MakerDao 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作者:Alastair Marsh,彭博社记者,该文刊载于「Bloomberg Markets」杂志 10/11 月合刊

编译:詹涓

对阿什莉·斯卡普 (Ashleigh Schap) 来说,2008 年的大衰退与其说是一场经济危机,不如说是意识形态的觉醒。她的家乡休斯顿躲过了席卷美国大部分地区的金融风暴,她的父母保住了工作,她所住的房子也保住了大部分价值。她几乎没有理由去设想美国的资本主义机器会停止运转。

然而,那一年发生的事情给当时十几岁的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她读了很多关于金融危机及其余波的博客,也跟同学广泛讨论这些话题,这让她意识到,好时光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她说,这让她对不平衡的金融体系心生厌恶,这种体系以牺牲底层民众的利益为代价,为那些处于社会顶层的人提供福祉和庇佑,而这种认识也对她此后的人生产生了重要影响。

「我来自得克萨斯州,家人支持的是保守主义、资本主义。」她说。「而在这一年,我看到了第一个证据,证明任何时期都可保持增长、良才总能被人发现、市场总是有效的想法都是失败的。」

再过五年,斯卡普将会发现比特币——这是她对现有政治和金融结构日益不满的关键时刻;接着又过五年,她将会致力于创建她眼中更为公平的金融秩序。她还将在政治上与家人分道扬镳。「我已经不跟他们讨论政治了」,现年 27 岁的斯卡普说。

从高中时代的国际象棋爱好者一跃而成如今的加密货币叛逆者,对于斯卡普来说,这并非命中注定。

2014 年,在她还没有正式从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毕业之前,她就加入了位于达拉斯的摩根大通公司 (JPMorgan Chase & Co.),任该公司高净值客户业务的分析师。她介绍说,在那里待了不到半年,她搬到了纽约,先后在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和一家家族理财室工作了一段时间,最终,在 2018 年 4 月,她来到了 MakerDAO,进入金融行业的最边缘地带。

MakerDAO 的关键在于它的名称:DAO,这个词代表的是「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这是一个在线平台,用于创造数字货币,也就是所谓「稳定币」,并生成由加密代币担保的贷款。所有这些都由基于区块链的计算机程序运行,不受任何核心方(比如政府)的监督。

MakerDAO 是快速发展的去中心化金融运动中最重要的参与者。#DeFi,这个Twitter 标签广为人知,其目标是创造一个金融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任何人都可以随时获得从贷款到投资的一切,所有程序都可以绕开决定谁能上场的看门人或每次都要收费的中间人。

在这个世界里,斯卡普游刃有余。在她 20 岁出头的时候,网络游戏《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 引导她接触到了比特币:当时她需要用比特币为她的游戏角色购买一个配件。2013 年 2 月,她购买了 5 枚比特币代币(一年后 Mt. Gox 交易所因系统遭到黑客攻击而冻结提款,导致她又丢了 5 枚比特币)。

去中心化金融是加密货币理念的自然产物。DeFi 运动的规模很小;它几乎全然是加密乌托邦主义者的领地,而他们中的许多人聚集在旧金山一带。而它为数不少的批评者称这是一场疯狂的实验,而且操作者压根就没有设计金融产品的能力。

「这项技术对于更有效地提供金融服务可能颇有意思,但它理念之幼稚、对金融历史知识了解之匮乏,简直让我震惊,」Richard Bernstein Advisors LLC 的创始人、美林公司 (Merrill Lynch & Co.) 前首席投资策略师理查德·伯恩斯坦 (Richard Bernstein) 表示:「他们有一种瓦解一切的心态,对金融监管缘何而存在几乎一无所知。」

斯卡普说她并不是金融新手。她说:「我离开传统金融界是有原因的,不是因为我嫌薪水不够高,而是因为我想看看我们能用这项新技术做点什么,以及我们能把它推进多远。我不是什么疯狂的叛徒。恰恰相反。我相信区块链有潜力创造一个比目前更公平的金融体系,拥有更大的灵活性,提供更多信贷的机会。」

事实上,去中心化金融背后的理念本可在币圈外产生广泛的共鸣。从全球占领运动开始,推动民众不平而鸣的是反对社会不公和包括金融业在内的现有权力结构的年轻人。

在 MakerDAO 工作时,斯卡普把头发染成了粉红色,她的工作地点离纽约证券交易所 (New York Stock Exchange) 只有一箭之遥。她说她当时之所以喜欢 MakerDAO,恰恰因为它站在了像摩根大通这类企业巨头的对立面,与其说 MakerDAO 是一个公司,不如说是一个合作社,一个数字时代的公社,世界各地的开发人员和创业者在这个激动人心的新项目上通力合作。

然而斯卡普并不知道,在她加入 MakerDAO 之时,一场叛乱已经在叛乱内部酝酿。在这场围绕着金融服务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去中心化而展开的混战中,斯卡普不经意间被卷入其中。

当时,MakerDAO 的创始人鲁恩·克里斯滕森 (Rune Christensen) 已经开始相信,是时候摆脱加密无政府主义,将该项目整合到现有的金融体系中去了。而其他人,包括首席技术官安迪·米勒纽斯 (Andy Milenius) 和斯卡普,认为这样的举动是对他们所珍视的理想的背叛。

今年 4 月初,米勒纽斯在该公司的聊天服务器上回顾了这家初创公司当时的意识形态之争。他说,克里斯滕森试图将自己的愿景强加于一个松散的开发人员和商人联盟,给他们下了最后通牒,要求他们要么同意他的计划,要么走人。

米勒纽斯在帖子上说,当时许多员工对克里斯滕森的高压攻势感到不满,但他只点出了当中一个员工的名字,那就是斯卡普。

很快她就会明白,她在 MakerDAO 的日子屈指可数了。

斯卡普在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学习经历,并不是她在金融业发展的天然跳板。她当时主修哲学,辅修法语,在应聘摩根大通的职位时,她要竭力向人证明文科教育如何教会她思考问题。那份工作最后并不适合她。她说:「我觉得我们做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收钱办事,但我感觉我们收取的费用实在太过分了。这又不是什么高深的火箭科学。」

斯卡普越来越觉得自己被拉到了金融的边缘。她说,在传统金融行业工作的五年里,她能碰到的加密货币领域的职业发展机会并不多。但到了去年,她觉得自己已经够有资格,也够无聊的了,于是抓住机会加入了 MakerDAO。

斯卡普从事的是业务拓展,一开始这是一份杂而不精的工作,但很快就转向专注于实现项目最具雄心的阶段:创建一个由多种抵押品支持的稳定币。她说,她一直在寻觅可以为 MakerDAO 系统提供抵押品的合作伙伴。

MakerDAO 的稳定货币 Dai 与美元挂钩,在当前的版本中,它还得到了以太币的支持。截至 9 月 19 日,流通中的 Dai 价值约为 8,200 万美元。Dai 于 2017 年末左右推出,是首批专为避免价格大幅波动而设计的虚拟货币之一。

像 Dai 这样的稳定资产可以用来对冲波动性。ETH 在 2018 年初达到了 1,400 多美元的峰值,年底跌至 84 美元,10 月初价格则为 175 美元。Dai 也可以用来支付。Dai 的用户声称他们用它买过汽车、支付员工工资。MakerDAO 说,Wirex Ltd. 等一些支付公司允许客户使用这种代币来支持资金在加密货币和传统货币之间的流动。

Dai 代币还支持借贷。当 ETH 的持有者将他们的代币发送到一个由 MakerDAO 开发的基于区块链的合约、并打开所谓的抵押债券头寸 (collateralized debt position, CDP,或称为「抵押债仓」) 时,即可生成 Dai。然后,CDP 以 Dai 的形式向 ETH 持有者发放贷款。在市场压力下,贷款额低于 ETH 的价值,以保持超额担保。

Dai 在 Coinbase 等交易所交易,也广泛用于其他 DeFi 项目。去中心化金融的倡导者希望做的不仅仅是复制当前的系统:他们希望 DeFi 项目能参与催生出一个全新的业务模型和产品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区块链技术就无法存在。

DeFi 倡导者、美国首家专注于比特币的投资公司 Pantera Capital 的联席首席投资官乔伊·克鲁格 (Joey Krug) 表示:「想象一下,你有能力开发出一个新的金融市场吗?以前,这类市场需要由一家投行设计一份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定制合约,而现在只需点几下鼠标就能搞定。」

MakerDAO 还有第二个代币——MKR。它有点像上市公司的股份,在诸如需要多少抵押品才能借入 Dai 这类问题上赋予持有者投票权。持有者会从向借款方收取的费用中抽取资金,作为对其良好治理的奖励。如果不偿还贷款,这些代币的价值可能会被稀释。目前 MKR 代币的流通价值约为 4.5 亿美元。

斯卡普说,如果 MakerDAO 系统像预想的那样运行,它将会像一个去中心化的银行,吸收存款,促进借贷,并管理风险。而在设定利率(以所谓的稳定费的形式,旨在帮助 Dai 锚定美元)方面,它也像中央银行一样运作。

斯卡普说,在 MakerDAO 出现分裂和幻灭之前,她觉得自己参与的这家创业公司不仅重塑了金融业,还创造了一种新型的企业结构:即兴的头脑风暴,扁平化的组织,人们不分彼此、不介意职位和职责范围,争相贡献想法。她说,起初她相信,这一切并不是良好的个人关系的产物,而是 Maker 的 DNA。

也许并不是。在来到 MakerDao 一周年的纪念日时,她发了一系列推文,几乎毫不掩饰自己日益增长的不安。其中一条写的是:「我相信一个全球性的、无国界的、去中心化的货币。我相信透明和开放的治理。我也相信我们生而为人,自然是有缺陷的,我们必须把自私的欲望放在一边,才能让这一切发生。为了这个事业,我们值得如此。这一点很重要。」

就在几周前,在 2014 年共同参与创立了 MakerDAO 的克里斯滕森以真正的反主流文化姿态发表了他的最后通牒。克里斯滕森现年 28 岁,来自丹麦。还在上大学时,会讲中文的他就与人合伙创办了一家公司,招募欧洲教师到中国工作。

受科幻电影《骇客帝国》 (The Matrix) 的启发,他为 MakerDAO 开发团队提供了两个选择。红色药丸:拥护克里斯滕森的观点并入伙,按照米勒纽斯在他的帖子里所说,克里斯坦森的「主要关注点」是「政府的合规以及 Maker 与现有全球金融体系的整合」。蓝色药丸:如果你有不同的看法,把手头事情做完,然后走人。

服用红色药丸并不意味着你投奔了主流金融,克里斯滕森说:「我拒绝接受我不是理想主义者的观点。」他说,他认为像 MakerDAO 这样的初创公司几乎没有可供效仿的先例,要想在一个快节奏的行业取得成功,他们需要适应现实世界。

「这场伟大的旅程和挑战的关键,就在于如何实现这一愿景,」他说。「写白皮书和代码很容易,但要让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金融体系运转起来,你需要应对监管等挑战,以及如何与现有体系整合。」

在他看来,斯卡普所珍视的类似 DAO 的设置导致了「无序的暴政」。

MakerDAO 去年成立了 Maker 基金会。它的目的是推动 Dai 信用体系取得成功,令其架构正规化。克里斯滕森表示,截至 9 月中旬,该基金会仍在招募专业董事会成员。

作为对他的最后通牒的回应,斯卡普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员工提出了第三种方法,也就是众所周知的「紫色药丸」。他们想要寻求一种妥协,以保持 MakerDAO 的去中心化精神,并确保其资源将被用于资助尽可能广泛的 DeFi 项目。

斯卡普说:「如果你要建立一个全新的系统,它将需要无私的理念和设计,避免有一个公司或实体将所有的奖励尽收囊中。你应该消除顶层优势,而这是很难做到的:如果我们构建了什么东西,我们难免会觉得理应分到属于自己的奖赏。」

根据米勒纽斯的帖子的说法,克里斯滕森将紫色药丸的讨论视为一场起义。米勒纽斯说,许多紫色药丸的支持者被解雇。斯卡普在 4 月底被开除。她说,公司给出的开除她的原因是她违反了「招揽禁止 (non-solicitation)」条款,她否认这种指控。MakerDAO 的一位发言人拒绝置评。

27 岁的米勒纽斯在撰写这篇檄文前不久辞去了首席技术官一职,他说 MakerDAO 代表的是席卷加密社区的更广泛的冲突——在这场冲突中,一派认为区块链技术是一种彻底重塑金融世界的手段,另一派则认为它只是一种提高金融世界效率的有效工具。他说:「区块链社区一直被分成两派,一派支持改良,另一派则对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有着激进的看法。经历了今年春天的事件之后,我清楚地认识到,Maker 现在完全属于前一种阵营。」

对克里斯滕森来说,项目的下一阶段是增加用户和利润。他说,他正在考虑是否应该让 MakerDAO 获得经纪自营执照,还是收购一家有执照的经纪公司,这样 MakerDAO 系统就可以接受来自现实世界的抵押品来支持 Dai。

他表示:「未来不是让 Maker 运转起来,而是弄清楚如何尽可能扩张这个生态系统,以及如何让它赚钱。在加密生态系统成为一个自给自足的大型经济体之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斯卡普说,她压根没想到自己会处在 MakerDAO 风暴的中心。她说:「不知怎么地,我莫名其妙就成了这场被视为叛乱的典型代表。但这并不是事实。我既没有充当那个挑头的人,也不存在政变。」

丢了在 MakerDAO 的工作后,斯卡普去埃及休息了一段时间。她已经练了好久潜泳,在红海的达哈布,她尝试了更冒险的做法:学习从 20 米深处自由潜水。斯卡普说她很享受这种精神上的挑战,「它让你的大脑平静下来,克服呼吸或者游上水面的冲动。」

离开埃及后她去了柏林,那里是区块链开发者的中心地带,她在这个城市为一些 DeFi 项目提供咨询。

斯卡普表示,她在 MakerDAO 的经历增强而不是破坏了她的信念,那就是去中心化的金融服务是必要的,也是值得的。她说她希望 MakerDAO 能一路好走。毕竟,她为这个项目投入了一年的时间,现在还持有一些 MKR 的代币。但她仍然不认为 MakerDAO 这类平台需要被监管。

在一些人眼中,去中心化金融无非是一场闹剧,分散了广大金融界人士的注意力,因此 MakerDAO 的下一步计划很关键:它是规模最大、最受关注的 DeFi 项目。虚拟货币市场 Compound 的 CEO 罗伯特·莱什纳 (Robert Leshner) 说,这对从广义上价值 2,200 亿美元的加密市场意义非同寻常。

莱什纳说,MakerDAO 和 DeFi 更广泛地帮助解决了隐藏在加密货币背后的问题。「在 2017 年和 2018 年的泡沫破灭后,人们很自然地会问,『我们拿这些东西做什么?』」他说。「DeFi 是对这个问题的第一个合理的答案。DeFi 即将迎来它的辉煌时刻,因为这是加密技术的下一个篇章。」

至于斯卡普,去中心化已经成为一种生活目标。她说,她现在和朋友们一起创办了自己的 DeFi 公司,将在柏林和纽约两地工作。她说:「我认为 Maker 不会最终决定 DeFi 的成败。它已经帮助 DeFi 启动。我认为即使 Maker 失败了,这列火车也不可能停止滚滚向前。」

0.0

TAG:
阅读: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热门文章
客服微信确定财经公众号确定网公众号App下载微信小程序
微信客服确定财经确定网App下载小程序
Copyright © 2019 北京确定科技有限公司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