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admin
留言 | 短消息 | 加好友 | 加黑名单
 用户昵称:admin
 最后登录:19-07-18 01:04
 会员等级:限制会员
 会员积分:16 分
 空间访问:37620 次

日志文章

19-05-15 07:28

从横盘到暴涨,瑞波公司卖掉了25亿XRP

一直注重合规化迟迟不愿意上线XRP的coinbase,昨天上午宣布,现在纽约的用户可以在该平台交易瑞波币了,于是XRP结束近半年的横盘,顺势上涨22%。

但几乎是同时,纽约金融服务部门NYDFS以保护企业隐私避免影响企业竞争地位为由,驳回了加密货币数据公司Messari创始人Ryan Selkis关于要求披露XRP II公司销售XRP具体情况的申请。

高涨的投机情绪似乎冲淡了大家对瑞波币中心化程度的质疑,手握瑞波总量60%的Ripple公司在XRP价格走势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依旧成迷。

1

进入2019年,矿工、散户、机构投资者们都在蠢蠢欲动,久违的躁动重新笼罩了币市,币价越发扑朔迷离了。

从年初至今,在看涨情绪的带动下,比特币价格上涨近120%,加密货币总市值翻了一翻,但以BTC计价的竞争币市值却在三月之后跌去了38%。几个月来,大多竞争币价格波动不定,唯独瑞波以日收益波动2.9%的数据,刷新了2013年最后一个季度以来波动性第二低的记录。

加密货币分析师Peter brandt在自己的推特上发布了一张XRP价格的走势图,并配文说:“庄家的动力在这个巨大的下降三角中发挥了作用,这说明市场是被操纵的,操纵者将价格维持在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

图片来源:Peter brandt推特

为了考证这一说法,哈希派开始翻找Ripple官方地址的过往交易记录,于是我们发现了几个可疑的地址。

2018年底,ripple官方共向地址1、2中转入了2.4亿枚XRP

并将全部代币转入地址3中

随后经地址5、6转向地址4

其中有1.9亿枚XRP通过地址4流向交易所

在ripple公司公布的第一季度销售报告中表明,第一季度他们一共只卖出了xrp流通总量中的0.32%,即1.72亿枚代币,其中机构直接出售的数量约为0.63亿。很显然上述1.9亿XRP的交易并没有被包括在内。

从5月7日至今的一周时间内,又有3140万枚XRP转入地址4并流向了不同的交易所。而这,只不过是ripple庞大销售网络中的冰山一角。

在查阅交易记录的过程中,哈希派发现了Ripple用来出售XRP的地址之一:r49yezViZ8N6FtwwKg9byDYtJ3UDuJi1zv

据不完全统计,从18年4月至今的一年时间内,至少有10.62亿XRP从瑞波官方地址转出,通过以1zv结尾的地址流入了交易所。

越是追查越是发现,Peter brandt的分析似乎得到了某种印证。按照Peter brandt的后续推测,XRP市场没有足够的力量进一步反弹,操纵者只会越来越绝望;但市场分析最实际的作用就是用来被打脸的,XRP并没有走出预期的态势,反而一路直线上涨。

而除了通过以1zv结尾的地址出售代币之外,还有5.76亿的XRP从瑞波官方转出,通过不同地址直接转进了交易所。

这些被卖出代币的总量不过是官方公布数据的3.7倍而已。事实证明,币圈的真相大概比靠谱的行情分析还要稀缺。

另经粗略统计,最近一周内通过上述相关地址,至少又有1亿代币以不同方式出售给了交易所。

2

除了Ripple公司,另一个大量持有XRP的群体就是Ripple公司的创始团队。

截止2015年Ripple公司大概持有70%左右的XRP,创始团队持有20%

2018年1月,XRP的价格飙升50000%正处于巅峰状态,此时持有52亿XRP的Ripple创始人Chris Larsen,以80亿美元的身价成为首位上榜胡润富豪榜的加密货币富豪,福布斯认为他是区块链行业最富有的人。

然而在之后的几个月时间,XRP价格一落千丈,Ripple公司也因此被投资者以操纵市场的罪名告上了法庭,至今尚未有结论。而Chris Larsen的身家亦随之缩水75%。

出于对曾经币圈首富的敬畏,我们顺手查了查Chris Larsen的交易记录,发现:

部分中间地址省略,完整版见附录(后台回复“附录”获取相关地址信息)

一年时间内,从Chris Larsen个人地址转出,流向交易所的XRP超过了9亿枚。

瑞波CTO David Schwartz今年4月初在论坛上回答了网友关于“Ripple是否控制着XRP”的提问,他信誓旦旦的说:

 “XRP是一项独立的数字资产,不是任何个人或实体可以控制的。”

毕竟,承认瑞波币的中心化属性会得罪那么多付出真金白银的投资人,甚至还可能被扣上证券的帽子。

3

然而,在为瑞波币申辩了不到半个月之后,David Schwartz就一边鼓吹XRP值得,一边卖掉了自己手中的280万枚XRP,他说“我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面对网友的质疑,他回应称:“我大部分的流动性资产是XRP,大部分的非流动性资产是瑞波的股票,环境已经把我置于无法接受的风险之中了。在我第一次决定投资时,我和我的妻子达成了一项消除风险的策略,以防止我们破产,并且我也一直带着些许悲伤在遵循这一策略。”

其言之诚恳,要不是因为他在2018年高位套现一千多万,哈希派差点就要相信他了。

David Schwartz在2017年4月至2018年2月期间共出售1346万枚XRP,约合1814万美元

事到如今,谁还会认为过去几次XRP价格的涨跌完全是市场的结果?

瑞波币的投资者Scout早就在XRP聊天室里说过:“人们普遍认为价格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但事实并非如此。实际上谁能控制资产分配变量谁就能操纵价格,这绝对不是魔法,只是一个计算程序,根据人为的输入来处理这些数字,就像每个人都知道,XRP的价值超过30美分,但它的价格却始终维持不变。这就是加密货币的时代。”

我们只需要耐心等待有人来把XRP的价格定高一点,在此之前请善待这个定价的人。

迫切想要看见收益的投资者总是缺乏耐心和记忆的,所以只要掌握了足够多的筹码,无论是谁都有可能将买币之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很多投机者自然会认为,有庄家拉盘总好过一潭死水,但霍金说过即便相信了命中注定,过马路的时候我们也还是要左右看看的。

发表评论
admin:
表情:
验证码:   匿名评论